雅希∙埃尔斯纳研讨班第三期:比较主义视野下的“浮雕”

学术主持:雅希·埃尔斯纳、巫鸿

发言学者:贾妍、王玉冬、吴亚楠、邹清泉

时间:914日下午2点至5点半

地点: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20层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

主办:OCAT研究中心

协办: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

支持:深圳华侨城股份有限公司

 

 

雅希∙埃尔斯纳研讨班系列

 

“雅希∙埃尔斯纳研讨班系列”是2017OCAT研究中心年度项目的第二阶段。研讨班分为三期,由OCAT研究中心主办并策划。在年初举办的启动讲座系列中,二位艺术史学史研究者的讲演为19世纪中期至二十世纪初期的学科方法论争提供了扎实的历史语境,正是此理论环境成就了维也纳学派的形式主义艺术史。接下来的雅希∙埃尔斯纳研讨班系列将以三场史学史工作坊的形式展开,企图反思法国史学理论家米歇尔∙德∙塞图(Michel de Certeau)所谓“史学操作”在艺术史中的体现。研讨将涉及艺术史书写中的三个核心操作——一个学科史瞬间(维也纳学派)、一项修辞实践(描述或艺格敷词)以及一种批判性模式(比较主义)。这三个史学史截面也同时对应雅希∙埃尔斯纳对艺术史的学科构想中三个相互串联的思维阶段——从学科历史和当下实践指向一种可能的未来。

 

第一期研讨班紧扣学科的过去,企图演练一次严谨的历史语境化书写;其中,对方法论争辩的梳理既微观定位于几份学科早期文献的片断,也同时以更广阔的文化、政治及意识形态背景为映衬。然而,对学科的历史语境化也同时促成了对任何单套学科方法的相对主义视角——明晰学科方法的历史与意识形态背景让我们不再受到单一方法轻易的捆绑,并从两极化争论中挣脱出来。因此,第二期研讨班不再拘泥于方法论层面的分裂,而是从当下的艺术史实践中抽取出所有书写共有的特性——艺术史描述行为的修辞结构。比前两期的相对化立场更进一步,第三期研讨班将探索艺术史中一种“稳健的比较主义”的可能。源自不同文化与语言体系的艺术创作如何在一种不再以任一文化体系的意识主导的对话平台中相互提出有效的议题与疑问,以激起一种具有交叉批判性的世界艺术叙事的可能?

 

 

雅希∙埃尔斯纳系列研讨班第三期·比较主义视野下的“浮雕”

 

学术主持

雅希∙埃尔斯纳(牛津大学、OCAT研究中心2017年度学者)

巫鸿(芝加哥大学、OCAT研究中心执行馆长)

 

本次研讨班以“比较主义”为方法论框架、取“浮雕”为其驱动性议题,试图探索一种“细分且多元主义的、非排他且向全球敞开的艺术史”的可能性。通过强调、凸显比较主义视野,本次研讨班要求参与者更具自我意识地反思“比较”,以及它何以经由种种潜在冲动和深层假设成为实证研究与阐释的一项不可或缺的工具;同时,它也鼓励参与者们直面新的挑战,在更广阔的文化和语境范围内建立各种新的对话框架。

 

研讨班由两位分别研究古代晚期罗马艺术和古代与当代中国艺术的专家主持,并尝试将多重学术观点汇聚到一次有针对性的批判讨论中。讨论的议题——“浮雕”——可被视为相异的文化和历史语境中所产出的艺术品或人工制品所共有的诸多特定(形式)特征中的一个。由此,本次研讨延用芝加哥大学全球古代艺术中心的学者团体之间形成的比较主义研究模式,其中鲜活的比较性对话将基础建立在各种共享的方法论情境(考古学)和一套为大家所共有、或起码可供归纳的形式与文化问题群之上。研讨的发言议题涵盖宗教浮雕雕刻、浮雕作为一种绘画技法(“凹凸画”)或视觉效果(rilievo,文艺复兴时期用来形容浮雕效果的词汇),浮雕雕刻所折射出的古希腊与叙利亚的个人或群体纪念传统,以及不同文化所赋予浮雕的社会与仪式功能等。


本次研讨班所呼吁的“比较主义视野”必要地包涵了史学史层面的反思(学科史中类似比较方法的运用有哪些?),也同时指向未来更具实验性的研究范式。艺术史学科早期的比较框架以形式主义艺术史家为最鲜明的案例;他们的比较方式不可避免地向着强调欧洲文化的特例与正统地位潜在驱动着(在古代修辞传统中,这样一种为了判别高下所作的比较修辞被称为syncrisis[“连缀对比”,指为刻意显示一者甚于另一者而进行的对相同事物或人的比较])。这种条件反射式的比较修辞充斥在瑞士艺术史家沃尔夫林(Heinrich Wölfflin)的双屏投影讲演中,这种图像对照不仅促生了他对文艺复兴与巴洛克风格宏观的风格分期和特征界定,更为他所谓的艺术史“基本概念”(Grundbegriff)和对“视觉层”历史的书写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奠基。

 

同样的,李格尔以艺术意志(Kunstwollen)为主动力的历史主义图景也不能幸免于比较的“陷阱”。李格尔在其著作中推行对整个欧洲传统中的风格与文化进行颠覆式的重新估值,这一构想正是通过跨艺术类型、媒介乃至文化领域的共时比较,以及贯穿个别创作大师、历史时期与地理互动的历时比较,才能得以实现。如今,我们与形式主义传统的鼎盛期已时隔一个世纪,这般的历史距离也能令我们更好地认识到,这些扎根甚深的方法论和理论考量是如何不可避免地受到比较欲望的驱使与影响,以及这些比较(或者“原比较”[Ur-comparisons])又是如何逐步令学者们为一种以欧洲为中心的艺术史提出各自的宏大构想。

 

在这一学科史背景之上,本次研讨班试图提出一种更为激进的“比较主义”,并将其视为迈向一种真正全球的、非欧洲中心的艺术史的必要一步。研讨班搭建的对话平台尝试为“平等事物间的比较”(“comparison of equals”)打开新的空间,这就意味着,在对阐释立场的共通地带(即,可比较性)的探寻过程中,每个关涉案例的特定性都被赋予同等充分的关注与尊重,但同时研究过程并“不保证(它们之间一定)存在可进行交叉衡量的共通标准”。换句话说,共通地带的存在并不被视为比较性探讨的假设前提,而是在悉心展开的多方试验与对话中逐步被探寻、确立,复又调整、迁移。

 

尽管比较主义是本次研讨的方法论核心,我们仍需对“浮雕”进行一些说明。首先,虽然标题选用了“浮雕”这一术语,研讨所需检视的第一个问题恰是:”浮雕”作为一个涵盖了各异艺术实践与形式特性的媒介特定的术语描述,在不同文化与时期之间是否具有可迁移性(transferability)?作为一种自身内部相当异质驳杂的造型媒介,浮雕的观念是否为各种文化与宗教所共享——无论中国、亚述、古希腊罗马,抑或异教、基督教、佛教?当不同的文化及历史语境企图探讨现在看似自成一体的一套实物或媒介特性时,它们所用的词汇与概念语言又是什么样的?再者,这些语言对我们理解特定于不同文化中的“浮雕”、乃至其在这些相异背景中的社会与美学功能又有何启示?


其二,作为理念的“浮雕”实际上出人意料地灵活多变,并不断在两种涵义之间摇摆。一方面,它是一种可演变出多种外观的物质形式,包括浅地浮雕、高浮雕、扁浮雕(schiacciato)等等;另一方面,它也是一种去物质化的、往往接近错视主义的视觉效果(在意大利文艺复兴被称为rilievo,在中国则有“凹凸”、“高下”之说)。可以说,这种浮雕效果位于现代观念中的空间性、视觉性、图形-基底的格式塔关系等讨论的中心,也因此对现代主义有关空间感知、透视法和形式主义的讨论起着核心作用。

 

其三,浮雕也是一种具有内在比较性的媒介,其比较性起码有两个层次。作为物质媒介,它依附于建筑、又同时介乎雕塑与绘画之间,这种跨媒介性在十九世纪的欧洲和全球化的当下都引发了诸多创造性思考。这不仅涉及艺术媒介的相互关系以及自治性、风格发展在不同媒介中步调快慢的衡量,也涉及图像在不同物质底材以及地域文化之间的流动与迁徙。作为一种视觉效果,任何对图形-基底关系的感知、任何在脑中对刻线与未被标记的表面、对凹面与凸面进行的分辨,都包括了一次用心眼完成的比较。某些事物必须有另一些事物的衬托对照才能在视觉与感知层面脱颖而出。从这一意义而言,任何通过明察秋毫的观看所完成的比较都包含着一个令事物如浮雕般凸显出来(bringing into relief)的动作,以及将呼之欲出的轮廓缓缓定型的过程。浮雕始于各种层面的比较,不论是感知的,还是物质的。

 

以上有关“比较主义”与“浮雕”的说明便构成了本次研讨的其中一个起点,但真正的比较势必是从四篇发言的具体情境开始的。

 

研讨班流程

时间:914日 下午2点—5点半

地点: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

 

2:00-2:30

贾妍(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助理教授)

新亚述浮雕中的“空间生产”

 

2:30-3:00

王玉冬(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凹凸画——中古中国的绘画、雕塑及知识

 

3:00-3:30

吴亚楠(巴黎狄德罗-第七大学博士候选人)

在凯拉米克斯与一位“女性”对话——古典时期雅典的墓园与乌托邦

 

3:30-4:00

邹清泉(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

隐起——北魏石刻画像的表现语境、工艺传统与叙事趣味

 

4:00-4:15 茶歇

 

4:15-5:30 圆桌会议

主持:雅希·埃尔斯纳、巫鸿

列席学者:贾妍、王玉冬、吴亚楠、邹清泉

 

 雅希·埃尔斯纳第三期研讨班PDF

姓名

立即订阅